他的动作是“遥招手”,说明他对路人的问话并非漠不关心。

简介: 他的动作是“遥招手”,说明他对路人的问话并非漠不关心。

一种爱鱼心各异,我来施食尔垂钩。

这两句是说,爱鱼之心人各有异,我爱鱼给鱼施食,盼他长大;你却垂钩钓鱼,为图己乐。

即景写情,对比强烈,极易发人深思,从中引出各种“心各异”的情状和道理来。

路人借问遥招手,怕得鱼惊不应人。

译文一个蓬头发蓬乱、面孔青嫩的小孩在河边学钓鱼,侧着身子坐在草丛中,野草掩映了他的身影。

听到有过路的人问路,小孩漠不关心地摆了摆手,生怕惊动了鱼儿,不敢回应过路人。

《小儿垂钓》鉴赏这是一首以儿童生活为题材的作,诗写一个稚气未脱的小儿在水边学钓的情景,形神兼备,意趣盎然。

在唐诗中,写儿童的题材比较少,因而显得可贵。

此诗没有绚丽的色彩,没有刻意的雕饰,就似一枝清丽的出水芙蓉,在平淡浅易的叙述中透露出几分纯真、无限童趣和一些专注。

“蓬头”写其外貌,突出了小孩的幼稚顽皮,天真可爱。

“纶”是钓丝,“垂纶”即题目中的“垂钓”,也就是钓鱼。

诗人对这垂钓小儿的形貌不加粉饰,直写出山野孩子头发蓬乱的本来面目,使人觉得自然可爱与真实可信。

“学”是这首诗的诗眼。

在垂钓时,“侧坐”姿态,草映其身,行为情景,如在眼前。

侧坐,而非稳坐,正与他初学此道的心境相吻合。

“莓苔”,泛指贴着地面生长在阴湿地方的低等植物,从“莓苔”不仅可以知道小儿选择钓鱼的地方是在阳光罕见人迹罕到的所在,更是一个鱼不受惊、人不暴晒的颇为理想的钓鱼去处,为后文所说“怕得鱼惊不应人”做了铺垫。

“草映身”,也不只是在为小儿画像,它在结构上,对于下句的“路人借问”还有着直接的承接关系──路人之向他打问,就因为看得见他。

他的动作是“遥招手”,说明他对路人的问话并非漠不关心。

他在“招手”以后,又怎样向“路人”低声耳语,那是读者想象中的事,诗人再没有交代的必要,所以,在说明了“遥招手”的原因以后,诗作也就戛然而止。

通过以上的简略分析可以看出,前两句虽然着重写小儿的体态,但“侧坐”与“莓苔”又不是单纯的描状写景之笔;后两句虽然着重写小儿的神情,但在第三句中仍然有描绘动作的生动的笔墨。

《花影》赏析这是一首咏物,诗人借吟咏花影,抒发了自己想要有所作为,却又无可奈何的心情。

这首诗自始至终着眼于一个“变”字,写影的变化中表现出光的变化,写光的变化中表现出影的变化。

第一句中“上瑶台”,这是写影的动,隐含着光的动。

为什么用“上”,不用“下”,因为红日逐渐西沉了。

第二句“扫不开”写影的不动,间接地表现了光的不动。

光不动影亦不动,所以凭你横扫竖扫总是“扫不开”的。

三四两句,一“收”一“送”是写光的变化,由此引出一“去”一“来”影的变化。

花影本是静态的,诗人抓住了光与影的相互关系,着力表现了花影动与静,去与来的变化,从而使诗作具有了起伏跌宕的动态美。

写光的变化,写花影的变化,归根到底是为了传达诗人内心的感情变化。

“上瑶台”写花影移动,已含有鄙视花影之意;“扫不开”写花影难除,更明现憎恶花影之情;“收拾去”写花影消失,大有庆幸之感;“送将来”写花影再现,又发无奈之叹。

诗人巧妙地将自己内心的感情变化寓于花影的倏忽变化之中,使诗作具有言近旨远,意在言外的含蓄美。

有人评论说:“上瑶台”比喻小人在高位当权;“扫不开”比喻正直之臣屡次上书揭露也无济于事;三四两句以太阳刚落,花影消失,明月东升,花影重映,比喻小人暂时销声匿迹,但最终仍然出现在舞台上。

从诗人一生仕途坎坷,失意的情况来分析,产生鄙视群小,痛恨官场的感情也许是可能的。

但诗歌作为文艺作品,它显然不能是生活的实录,它比生活本身应该更概括,更集中,更有典型性,因此,一定要坐实哪一句即喻什么人或什么事。


以上是文章"

他的动作是“遥招手”,说明他对路人的问话并非漠不关心。

"的内容,欢迎阅读绿园房产网的其它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