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11日余女士向三湘都市报记者投诉称她从长沙一家中介公司以一次

简介: ”8月11日余女士向三湘都市报记者投诉称她从长沙一家中介公司以一次性付年结租金的方式租房可现在中介公司已人去楼空房东因为没有收到月结款项表示要断水断电强制收房三

”8月11日余女士向三湘都市报记者投诉称她从长沙一家中介公司以一次性付年结租金的方式租房可现在中介公司已人去楼空房东因为没有收到月结款项表示要断水断电强制收房三湘都市报记者了解到与该中介公司签署了房屋租赁合同的租客有上百位他们唯恐和余女士一样或将面临被迫“流落街头”的境地租客:交了一年租金,却遭房东强制收房上午11时许,三湘都市报记者来到了余女士提到的房产中介——长沙首威科技有限公司所在的长沙芙蓉区中天广场22楼的办公地点,十余位租客聚集在公司紧闭的玻璃大门口。

从外往里望,公司内只有几个垃圾桶和空荡荡的桌椅。

通讯员 张以绪 摄)一名租客介绍,“我上个星期来,这儿就已经空了。

据说这个中介改头换面后,又在树木岭开了一家公司。

“因为要进行医学专业大五的毕业实习,我就在网上找到了这家中介公司租了实习点附近的房子。

”余女士告诉记者,她从今年7月6日入住,刚住一个多月,就遭遇中介公司关门“跑路”,“房租交了一年,现在我担心没有地方住,实习也要被耽误。

)据三湘都市报记者了解,和首威签订房屋租赁合同的大多数租客,都是刚毕业走出校门的年轻人或在校大学生,年付租金从1万余元至3万余元不等。

记者从一位租客手机上看到,一个名为“首威租客群”的微信群内有近200人,用户昵称有雨花区锦湘国际星城、金地租客、岳麓区租户、佳兴租客等,另一个“首威群”中有400余人,都是和该中介公司有关的长沙租户和房东。

眼下,中介公司人去楼空,这些房东和租客损失或达上百万元。

“昨天中午下班回家后水和空调都被房东断掉了,经过协商在晚上10点多来了水电。

"“目前已有房东强制上门让租客搬离,未任何法律文书,就想强制收房。

”租客刘女士表示,希望有关部门能找到这家中介公司,“给我们租客一个说法。

"房东:只收到月租金,中介公司高收低租三湘都市报记者联系到委托首威租出名下房屋的一位房东、长沙芙蓉区泉昇同福公寓业主李女士。

“我跟房产中介签的合同是2200元一个月,一月一收。

而租户跟首威签的合同是1400元一个月,一年一次性结清。

很明显,中介公司通过高收低租以及月付年收的方式来套钱。

”李女士语气中透露着无奈,“确实有个别房东无奈之下断水断电或者强制让租客搬离,但我还是希望跟租户协商,中介未给我的月租部分,租客能补齐差价给我。

“长沙公司只是一个分公司,所有的财务和出纳事务都由成都总公司在管理。

”他透露,“成都的总公司和全国其他分公司也都是停业关门的状态。

”:租赁合同有效期内,租客可继续租住中介公司无法给出满意回复,租客们随后来到长沙市芙蓉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定王台工商所反映情况。

工商所所长刘凌春表示,“我们会进一步跟进进行,如果消费者反映情况属实,公司已经不在核准登记的地址经营的话,我们会把它纳入经营异常名录。

回应“在机关完善处理好这起之前,所签房屋租赁合同仍在有效期的租客可以继续住。

如果出现有房东打扰租客正常居住的情况,租客可以向租房所在区域的报警。

”提醒:警惕租房价格明显低于市场价的中介数百名房东租客遭受财产损失,这已经不是市场上首次出现“高收低租”的中介公司“爆雷”。

2017年,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关于《住房租赁和销售管理条例(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其中要求“预售住房取得的资金,应当纳入交易资金监管账户”,但是对租赁住房未提出相关要求。

湖南万和联合律师事务所李健律师表示,一般建议租客和房东选择比较大一点、正规的中介公司去租赁和委托出租,因为它规模比较大,抗风险能力比较强。

同时,也应该注意避开出租价格明显低于其他中介公司或者明显低于市场价格的中介,以免长期利益受损。

根据上述规定,租客理论上只要自己对二房东履行了付租义务,就不构成违约,原房东就无权直接驱赶租客。

同样遭遇出租问题的还有下面这些业主↓↓↓近日有市民拨打三湘都市报热线反映自己原本是冲着“10年带租约”以1万余元的单价购买了新米多街市株洲世贸店的商铺按合同约定头3年免租期满后,正常返还租金但现在商铺已经歇业一年多时间租金也未按时返还对此三湘都市报记者展开了采访投诉:合同约定期限已到,业主拿不到租金今日,三湘都市报记者在多米新街市世贸店看到,门头依旧如新,但市场里面几乎已被搬空,商户撤离后留下一些破烂的柜子。

”业主王先生告诉记者,从两年前开始,就有商户撤离,一年多前,市场就关门了。

现场其他几位业主表示,他们都是冲着“10年带租约”购铺的,结果面临这样的窘境,想退铺,开发商不同意,退差价,又和运营方谈不拢。

负责市场运营的湖南省飞翔商业经营管理有限公司株洲运营分公司副总经理刘先生表示:市场共有300余个铺位,2017年9月开业,经营半年后,生意不尽如人意,商户陆续撤走。

到2019年4月,因亏损较大,他们的自营业务也停止了,仅剩下2家在营业。

为了让市场恢复正常运营,公司早前计划更改市场的业态,但因部分业主担心收益无法保证不同意改造,导致搁浅。

对于未按约定返还租金一事,他们在今年6月就联系业主,希望对方银行账户,但只收到了70多户业主信息,“为保证大家的利益,还是要一起返还。


以上是文章"

”8月11日余女士向三湘都市报记者投诉称她从长沙一家中介公司以一次

"的内容,欢迎阅读绿园房产网的其它文章